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医院概况 >>医院文化

医院概况

医院文化

重读《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

字号: + -

2020年初,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在武汉肆虐。在证实该病毒“人传人”,感染人数急剧增多,医疗资源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党中央采取断然、坚定的举措——封城。一时间,“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全国各地、军队系统纷纷伸出援手,派出医疗队,并携带防疫、消毒、医疗物资,“逆行”武汉,共同抗疫。同时,为了妥善安置重症、轻症或无症状感染者,火速建起“雷神山”、“火神山”2所定点收治医院及16座方舱医院。对民众,要求做到“舍小家顾大家”、避免聚集、个人防护、环境卫生……仅仅3个月的时间,武汉疫情得到基本控制。

然而,病毒是无情的,它影响全人类。时至今日,新型冠状病毒仍在全世界范围内蔓延,确诊病例达6400多万,死亡病例140万余,且在一些国家已开始出现第二波疫情。

疫情期间,我重新读了《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这本书成稿于2004年,历经3年多时间,在我国翻译出版。作者是约翰·M·巴里(John M. Barry),是美国作家、历史学家,曾任记者和足球教练。巴里的著作多次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书中所指的“大流感”是1918-1919年横扫世界的那次流感大流行,过去估计全球死亡人数约2000万,最新的权威估计数字为5000万-1亿。这个数字不仅高于历年来命丧艾滋病的人数总和,更远超中世纪黑死病所造成的死亡人数。本书作者依据大量的历史资料和数据,重绘1918年的惨状,为我们再现了这场致命瘟疫发生、发展及其肆虐全球的过程。本书被美国科学院评为2005年度最佳科学/医学类图书。

这次重读这本书,兴趣不在于对100年前发生的大流感这场瘟疫的记述,更在于通过这场瘟疫对其后乃至现在的一些带有预见性的警示。

作者指出:新的禽流感病毒感染人类的速度日益加快——许多专家所忧心的、将会引发新的流行疾病的威胁正一触即发。他提到了H5N1病毒,最早于1997年出现于香港,18人感染,6人死亡,100余万只家禽被宰杀。然而,2004年,东南亚的家禽中又爆发禽流感,同时导致数十人死亡,超过1亿只禽鸟被宰杀。H5N1病毒已经在亚洲大部分地区的野生鸟类种群扎下根,于2004年12月卷土重来,噬灭禽类并导致更多人类及包括家猫及老虎在内的其他哺乳动物死亡。所幸,禽流感尚未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他提出三个问题:1.是否会发生新一轮流感疫情;2.如果会,它有多危险?H5N1又会表现出何种威胁?3.人类该做何准备?要做些什么才能准备得更充分?

回头看这本出版于2004年的书,真的是太有预见性了。

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WHO、CDC均认为:流感疫情会再次发生。这是建立在具体数据上的警示,所有流感病毒都起源于鸟类,病毒每感染一个人,就有一次新的机会可以跨越物种传播。他指出:出现跨物种屏障的新重组病毒的威胁总是存在的,由于人类感染禽流感病毒病例的增多,威胁日臻严重。

至于下一轮大流感会有多严重,没人说得清,一旦发生,可能会造成卫生系统崩溃、会影响国际贸易、会影响人们的社会行为。

人类应该做哪些准备:疫苗、药物(奥斯他韦)、监督(包括溯源:1918年病毒起源)。美国陆军病理学研究所的陶本伯格提取了1918年的流感病毒的若干样本,通过基因测序,根据病毒基因组的突变速率,认为:病毒是1917-1918年冬季——大流感致命袭击前6-9月转移到人类身上的。

所有这些,对目前全球范围内的抗疫也深有启发,人类必须牢记:地球是大自然共同的家园,人类要善待大自然、善待一切生命,要集各国力量共同抗击新冠病毒,病毒面前,没有谁可以独善其身。

愿我们早日战胜疫情!


西院门诊党支部 眼科 王育红